随便创造黑历史……这个主页并没有什么好看的

近期沉迷废狗不能自拔,主萌罗曼咕达子和男主盾(女主盾也看)、小牛二姐
,基佬大概只萌闪恩
剑三95年代早期已A,策藏BLGL本命不拆不逆,藏策BG
全职出坑多年,黄喻此志不渝

[剑三回忆录]溯流光(离)

潼关这一战守得惨烈,本来府中的那场血战就已经消耗了天策大部分的兵力,而这一战中又折了大半,师兄跟叶哥没能回来,连尸体都没找到,找回来的只有他们枪和佩剑。
战争中有不少的生离死别,古来征战几人回,不能同生但求同死,对于他们来说,也许那样是最好的,也许叶哥就是不想留在杭州等待师兄才跟过来的。年少轻狂时快意江湖,国难当前时浴血奋战,并肩而战,死得其所,他们的一生没什么遗憾。
看见我从军帐出来,早候在一旁的龙夏跟龙衍向我跑来,姐弟俩想说什么却不敢开口…我揉了一下他们的发,把师兄的枪交给了小衍,龙夏看着那杆枪一下子就跪下了,小衍那把枪握得死紧,咬着下唇什么都不说,这孩子平常跟师兄吵得厉害,可是我晓得他其实很喜欢师兄。
我知道总有一天我们会战死沙场,也早把生死置诸度外,但即便看惯了生死,最亲的人离开自己都是无法习惯的,先是师父,然后是师兄和叶哥…
我自小没了亲人,所幸的是师父把我捡了回来,师父和师兄是我的至亲。
我从不叫他师兄,正如他从来也是叫我小妹。后来叶哥来了,他说,既然是阿寒的妹妹,那当然也是他的妹妹,三个人在外闯荡江湖的日子,是我一生中最快意的时光。
军情紧急,现下并没有太多的时间用来伤感,所幸的是敌军在这一战中亦是元气大伤,我们算是得到了歇口气的时间。
我坐在城墙上,喝着那坛早年开春被师兄偷偷埋下的酒,什么都没想什么都没做,就那样看着夜空。俩小鬼不知道怎么的找到了我,坐在了我身旁。小夏是沉默惯的,那么安静的小衍我还真不习惯。想哭就哭吧,我揉了揉他们的头,想当初捡回来的时候都没有叶哥那重剑高,现在都能独当一面了,不知不觉已经长那么大,不知道当年师兄看着我是不是也有这样的感觉。
谁…谁要哭了…才不要为了那个混蛋哭…说好等着我来打趴他的…骗人!大骗子!
小衍他把师兄的枪握的死紧,说着说着眼泪就啪嗒的掉下来了。师兄平时最疼这孩子,他说这小崽子虽然整天对着他吵吵闹闹的动不动就炸毛,事实上却沉稳冷静得很,看着猎物的眼神,像狼
看着弟弟哭了,小夏也忍不住掉起了眼泪,我把他们抱进怀里,
强撑了一天,伤感终于缺堤,再也止不住。
俩小鬼哭累了,就靠着我睡着了
第二天小衍把师兄的枪还给了我,他说这枪该和叶哥的剑葬在一起, 也许吧,既然尸首找不回来了,就让这枪剑替他们入土为安罢

评论

© 离九九九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