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创造黑历史……这个主页并没有什么好看的

近期沉迷废狗不能自拔,主萌罗曼咕达子和男主盾(女主盾也看)、小牛二姐
,基佬大概只萌闪恩
剑三95年代早期已A,策藏BLGL本命不拆不逆,藏策BG
全职出坑多年,黄喻此志不渝

[剑三回忆录]溯流光(流年)

我脑子有病随便写写玩→_→

军娘主视角,军爷负责作死,军娘负责吐槽,策藏CP(军爷他情缘像路人似的

设定一大堆,都不成文,只能写些想到哪写到哪的小片段

标题跟正文没有一毛钱关系→_→


====================



“你不是喜欢登高看风景吗?”红衣将军抬手往大门对着的主楼一指,“那便是楼外楼,拜见完二庄主后你自己随意。”说罢便翻身上马,一夹马腹绝尘而去。

本跟在将军身后,穿着红衣银甲的少女刚想开口,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就吃了一嘴巴的沙尘,“呸呸呸呸!楚慕寒你他妈个重色轻友见色忘义的混球!!!”


楚慕炎奉命前往藏剑山庄护送一批新军备,恰逢师兄休假往藏剑赴(gao)约(ji),师兄妹倆便一同上了路。看着自家师兄换下了破军银甲着起了烛天套装,少了一分刚硬多了一分随性,楚慕炎想到的只有三个字——老军痞。

楚慕寒对此非常不满,你哥我年仅廿四正值壮年且玉树临风,你叶哥都说帅!怎么就老了呢!说完还随手打了个撼如雷。

不,叶哥才不会那样说,少女冷笑一声以示回应。不过挺帅倒是没错,当然这句不能跟师兄说,不然狗尾巴要翘天上了。


看来乘着战后整休往江南跑的同袍还真不少,楚慕炎盘腿坐在楼外楼的屋脊上,左手支着脑袋,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楼外楼是藏剑山庄的主楼,高大宏伟,正对着西湖,平湖秋月、三潭映月(哎呀还得等晚上)、夕照雷锋、宝石流霞(离黄昏还有大半天呢)……西湖美景一览无遗,可是此时此刻看得人有点……烦。
这不,恰时江南烟雨迷蒙,只见远处断桥上鲜红和明黄两抹身影执伞而立,相依并肩;那三潭映月岸边杨柳依依,岸上小亭中,束着高马尾的男子执子于棋盘之上举棋不定,坐对面的红衣将军啖了一口热茶,笑得胸有成竹;码头上,那新兵蛋子才刚上了岸,一个背着重剑的少年便冲过去往他身上扑,结果把人撞得一个踉跄,险些双双滚落湖中……带着那重剑万一真滚下去……恐怕就上不来了吧……再看看演武场上,自家师兄任驰骋翻身上马,御奔突冲出数十尺,身后的藏剑弟子玉泉鱼跃紧随其后,轻剑收鞘重剑擎出,一记鹤归孤山毫不留情的把手中重剑砸了过去……师兄是傲血铁牢双修,可是楚慕炎突然觉得,惹怒了嫂子,大概怕是开山开虎都救不了他……如果大统领在的话,想必会在天泽楼内跟大庄主在煮茶观花罢……坐屋顶上的少女又打了个哈欠,曹姐姐说得没错,天策府这群男人当真是,瞎人狗眼= =




天策士兵久经沙场,擅长马战。独创的游龙骑法如游龙入水,变化自如,威力十足,神枪宝马,可于万军之中取人首级。所以每个天策的梦想,除了一杆好枪,就是一匹好马。

“待你也入了天策,为兄送你一匹可以双人同骑的好马!”那时的楚慕寒不过是刚入天策的一个新兵,骑着的也不过是一匹瘦不拉叽的桃李马。可是小慕炎觉得,师兄穿着天策战甲,扬枪策马的身影,虽然不及师父高大伟岸,但也是意气风发,帅气得很。只是……

小军娘百无聊赖的又往两匹龙子幼崽嘴里塞了把马草,看着不远处自家师兄骑着那匹比桃李马好一点但依旧瘦不拉叽活像营养不良的斑骓,即使使上天策独门马术轻功御奔突再接一个游龙步都追不上藏剑的百转千回身法……

只是我第二匹马都快养大了他居然连一匹七级的绿螭骢都没套回来过!?



今天楚慕寒小将军有点苦恼,他发现,自己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师妹真是越长越不像话了!明明小时候那么可爱的!会怯生生地拉着自己的袖子躲在自己身后,会师兄师兄地叫着扑进自己怀里,虽然从小就不怎么喜欢说话,可是眼里都是崇拜!可现在隔壁那嫌弃的眼神是什么回事!那一脸“你丫傻逼吗”的表情是几个意思!还当不当我是你哥了!

今天楚慕炎妹子的心情也不怎么好,我小时候怎么就没发现自家师兄是个傻逼呢!明明小时候那么帅的说!会把还小自己护在身后,会揉着自己的脑袋说天策将士有泪不轻弹,会教自己什么是“尽诛宵小天策义,长枪独守大唐魂”。可是现在隔壁那个不作死作到天怒人怨的傻逼是什么回事!看毛看傻逼说的就是你!

师兄妹两人跪在剑庐前,一人膝下垫着重剑,一人托着两柄长枪平举过头。剑是好剑,乃一流工艺所铸,剑身上鎏金蛇纹栩栩如生。枪也是好枪,枪身泛着冷冽银光,一看便知乃精铁锻铸而成。一旁的香炉上,一柱香已烧过半。两人跪着不语,但看往对方的眼神似是能蹦出火花,周身充斥着剑拔弩张的气势。

“哐!”重重的一声打铁响,吓得两人膝盖一软,半起的身子扑通一声重新跪向地面。

“媳妇息怒啊!”
“嫂子息怒啊!”

话音未落,轻剑刷的一下插入了两人跟前的地面,剑身被剑气震得不停颤动。叶秋暝站在铸剑台的台阶上居高临下,依然是那温润的笑,只是额上的青筋暴露了情绪。而他身后,是一片狼藉的剑庐。

“方才你们唤什么来着?我没听清楚。”

“秋暝!我知错了!!!”
“叶哥!我知错了!!!”

——————

我就想让他们一起跪个重剑(不过少爷当然没舍得让小妹去跪重剑),结果想来想去都想不出狗崽子到底做了什么能拐骗到深知他作死尿性的小妹和他一起作死,所以只能这样作罢了→_→反正他们俩就是不小心把剑庐翻了个天被少爷逮了个现行╮(╯▽╰)╭



日暮西斜,被残阳染得半红的草原上,两匹黑马来回踱步,红衣银甲的少女躺在马背上,翘起二郎腿,好不惬意。一旁的明黄衣衫的男子不由感叹,素知眼前这位小军娘在御马之术上颇有造诣,虽这匹龙子本是训练有素的战马,但能如此平稳地躺在马背上,即使马在来回走动都未影响分毫,天策飞马营的小新秀,看来确实非浪得虚名。不过……

“你是女孩子,就不能把脚放下来?”

叶秋暝终是忍无可忍,楚慕炎这二郎腿翘得老高,确实有点不雅。

“唉,叶哥你真是有教养癖……嗷!!!”

龙子突然像受到了惊吓,一声嘶鸣把楚慕炎颠了下马。就连叶秋暝身下的龙子也像感受到什么似的,开始躁动起来。

两人循着龙子躁动的方向望去,远处一个红色的身影正朝他们这边奔来,身后尘土飞扬。

天策独门轻功游龙步不似其他门派的轻功腾空而游,其结合天策枪法与实战所需,贴近地面疾走穿梭于万军之中,跃如蛟潜如龙,一杆长枪击起走石飞沙,势如雷霆万钧,杀敌措手不及。

但是这沙尘扬得也未免……有点大?我去!楚慕炎看清楚后吓得一个激灵,立刻翻身上马,转身就跑。

只见远处楚慕寒屁股后面跟着一大群发了疯似的……嗯……野猪……

叶秋暝看了一眼使着御奔突跑得比风还快的小军娘,心想这俩师兄妹就不能有靠谱的时候吗!调转马头,向前方的红衣身影奔去。


楚慕寒此时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他本来想打头野猪,谁知道不小心就蹭到了一整群……而且这个群体还在他跑路过程中越来越壮大……待他把风火山林虎雷岳都交出去了,聂云再接一个疾,现在只能剩下两条腿拼命跑了说不定下一刻就要被猪拱……突然一抹明黄自眼前掠过,鎏金重剑带起凌厉剑风,回过神来的时候,身旁已经清出了一小块空地。

“发什么呆!上马!”看楚慕寒还在发楞,叶秋暝差点就一重剑往他脸上抡了。

知道叶秋暝是策马而来,楚慕寒也不含糊,起手沧月把再次涌上的野猪击退数尺,一声口哨唤过正奔跑而来的龙子,不待龙子停下便飞身上马一勒马缰,训练有素的龙子急急刹住了冲势,扬起前蹄遍往脚下的野猪踩下。

楚慕寒把叶秋暝拉上马,手中银枪旋即舞起,一式战八方,长枪所至之处尸横遍野。楚慕寒看着身边的一圈野猪尸体想着要不要骀一头回去,叶秋暝一巴掌就往他的后脑勺招呼过去。

“闹啥!还不快跑!没见后面还有一大群吗!”

卧槽媳妇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们藏剑弟子臂力惊人,就不能下手轻一点么!

当然,这话是不能说出来的,长枪往马屁股奋力一拍,千里绝尘。


傍晚时分,楚慕炎蹲在火堆旁拗树枝,一脸生无可恋……

“哥啊……说好的烤野猪呢……”

“跑得最快的那个有资格说话嗯?”

“还不是你……”

“好了!”看着师兄妹俩又准备杠起来的架势,叶秋暝头都痛了,“找到吃的就不错了还闹!”

师兄妹俩互瞪一眼,没再说话,自顾自的捣腾手下的工作。坐一旁的叶秋暝没事干闲得慌,正想帮一下忙,连锅都还没够着,刚还处于冷战状态的两人一下子就扑了过来,拦腰的拦腰抱手的抱手,出手时机一致,异口同声——

“我的叶大少爷啊!您就等着吃好了!粗活重活交给我们这些粗人!就不劳大少爷您了!”八载朝夕相处培养出来的默契不是假的,简直配合得天衣无缝。

开玩笑!叶大少爷君子远庖厨了二十余年,让他碰过那锅东西,这荒郊野岭的今晚岂不要饿死!


————

狗崽子你屁股真大→_→

聊一下设定

狗崽子比小妹年长八岁,小妹四岁被师父捡回来后基本丢给阿寒这个做师兄的带着,八年相处,师兄妹俩确实有足够的默契,各方面而言,不管好坏→w→

慕炎管阿寒叫哥,阿寒在别人提起慕炎时说的都是自家小妹,其实真心只是师兄妹而已,就是感情比一般师兄妹要好。

日常小片段的时间段在安史前,慕炎妹子十六,阿寒秋暝廿四,当时虽然已经暗流汹涌,但亦是快意江湖的时光。四年后,安史之乱起,昔日的繁华盛世如今皆是残墙败瓦。所以在我想到第一个片段的时候就说了,只是突然觉得有些过往已经回不去了,结局早注定的,我就想看看他们那些年少轻狂肆意胡闹的时光。


可是我没梗!!!


语文也不好不懂描写画面_(:3J



====================


双开镇宅图



评论

© 离九九九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