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创造黑历史……这个主页并没有什么好看的

近期沉迷废狗不能自拔,主萌罗曼咕达子和男主盾(女主盾也看)、小牛二姐
,基佬大概只萌闪恩
剑三95年代早期已A,策藏BLGL本命不拆不逆,藏策BG
全职出坑多年,黄喻此志不渝

[剑三回忆录]溯流光(桃花不再)

洛阳收复后,天策府也得以重建。小妹向将军告了假,把龙家俩小崽子托付给同僚,背着一方长匣,一骑绝尘只身赴了江南。
以往每次下江南,皆是暖春,时下正值寒冬腊月,大雪初霁,西接白沙堤的石板桥上残雪未消,褐灰桥身在一片雪白中似隐似现,银装素裹的西湖,不输于阳春三月的桃花灼灼和杨柳依依,但眼前美景小妹却无心观赏。
如今的藏剑山庄,码头上没了嬉闹的少年,湖心亭中也没了对弈的人,更别说练武场上那鲜红与明黄的身影……只剩满目皑皑白雪,桃花不再,人面亦非……小妹看着覆了白雪的楼外楼,一时间有点恍惚,竟不知该往哪走去……要是在往日,她必定先跳上楼外楼的房顶,把西湖美景收尽眼底。
最后她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离开了藏剑山庄的大门,改道往柳岸闻莺走去。
柳岸的杨柳早已剩下被雪压着的枝干,她踱步过去细细地检查,终于在一棵树干前停下,用长枪挖了起来。阿寒好酒,但酒品并不好,小妹跟秋溟自然不让他多喝,他就总喜欢在什么地方藏上几坛,这西湖畔,只要是阿寒跟秋溟爱游玩的地方,总能挖出一两坛藏酒。果不其然,这树下便埋着一呈竹叶青,拍开泥封,酒香扑鼻。小妹并不喜酒,但自阿寒跟秋溟走了以后,她喝的酒就比以往还多,可惜的是,她从来没醉过……此时此刻,她竟然有点想醉,她靠着树干一口一口的喝着,眼前浮现起的,是当时年少,兄长们把酒言欢的情景。
师兄曾经说过,他日如若战死,那必定是葬在苏杭的,生为天策,自当长枪独守大唐魂,但死后他也不想管什么家国天下,就让他在这里守着所爱之人。
叶哥当时是什么反应的来着?对了,他把师兄一把推进了湖里,说着什么,要是死了尸首骨灰可别托人带回来,不然定如现在这般沉进西湖里头管都不管。
当晚好说歹说秋溟都不让阿寒进房门,小妹乐得在一旁看热闹,反而被阿寒抱着酒坛闹了一晚,好不容易把人灌得死醉才消停下来。
谁会想到最终他们双双折在战场上,连尸首都不找不回来了呢……也罢,不能同生但求同死,在这乱世中,也是一个不错的结局了吧?
小妹打开那方随身带着的长匣,里头放着的是一截断枪和一把残破不堪的重剑。她把剩下的半坛酒洒在断枪和残剑前, 跪下作三叩首。她细细抚过那对已经失去光泽的断枪残剑,把它们放回匣中,埋在了藏酒的树下。随后她不再作逗留,策马赶回了洛阳。
南方的冬果然太冷,等明年开春……等明年开春再带上上等的好酒过来,兄长们定会欢喜。

评论

© 离九九九九 | Powered by LOFTER